邪月繁花 - 9 狗粮美食家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李祁峰和刘小舟两人为钱发愁的当口,突然一个人闯进了旧学校。

    “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给你们投资,怎么样?”穿着真丝长裙戴着珍珠项链,六十岁左右的妇女笑嘻嘻地说。

    “你是?”刘小舟起身打招呼。

    “我叫井江露,你们叫我井大姐就好。我是慕名而来的,就是老赵,那个养了只博美的老赵介绍我来的。”井江露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热络地自我介绍起来。

    “哦,鑫鑫的奶奶介绍的。”刘小舟想她说的应该是赵艳红,朝她点点头。

    “她家的鑫鑫呀,差点就死了。听说这里一位小哥指点了,去做了手术,好了些,眼看着又不中用了,又被小哥救活了。真神了!”

    井江露说着,指了指李祁峰问:“你是不是叫杨秦。”

    被指名道姓地点到的李祁峰,无奈地点点头。

    “哎呀呀,真俊的小伙子!”井江露眉开眼笑地啧啧地赞到。

    刘小舟看了眼李祁峰,忽然觉得脸颊莫名其妙地有些发烫。

    “井大姐,你要投资我们?”这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李祁峰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钱没问题,我只有一个条件。”井江露用食指比了个一。

    “什么条件?”李祁峰问。

    “我要你煮饭给我家蕾姆吃。”井江露说。

    “你家蕾姆是什么品种?多大了?”李祁峰问。

    “英短,养了有半年多了。”井江露答道。

    “英短?”李祁峰笑道,“井大姐是在开玩笑吗?英短可是猫的品种。”

    井江露点点头,说:“我家蕾姆就是一只猫呀!”

    “可是我做的是狗饭,不是猫饭。”李祁峰摊摊手说。

    “猫跟狗也没那么大的差别啦,都是宠物嘛。”井江露说着,还将手轻轻搭在李祁峰的肩膀上。

    “咳咳!”刘小舟很大声地清清喉咙。

    李祁峰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井江露的手,笑道:“井大姐,猫狗的肠胃和所需的营养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吗?”井江露疑惑地蹙眉,“那我家蕾姆就真的没救了吗?”

    “宠物生病的话,还是去宠物医院让兽医看看比较好。”李祁峰说。

    井江露叹了口气,说:“带它去过了,每次刚到医院门口,就又叫又挣扎,抗拒得很厉害,我就不忍心让医生给它看。而且带它去过几次后,它好像有点不搭理我了,猫粮也是吃几口就不吃了。”

    李祁峰抿着嘴想了想,问:“它只是不吃食吗?”

    “嗯,水也喝得少,有两次还吐了。”井江露回忆道。

    “它这样反常多久了?”李祁峰问。

    “一个多星期了,快两个星期。”井江露说。

    通过井江露的回答,李祁峰大概有了定论,他还要再说什么,却被刘小舟打断了。

    “咳咳!杨秦,你跟我来一下。”刘小舟叫到,用头指了指教室的方向,示意他过去教室里说话。

    李祁峰跟着刘小舟进了教室。

    “我不同意跟她合作。”刘小舟开门见山地说。

    “为什么呢?”李祁峰问。这个时候正需要钱,他看得出刘小舟也拿不出多少钱。

    “难道你就没感觉?”刘小舟实在难以启齿,支吾地说,“她心思不单纯,她对你……”

    “你这脑子里,成天瞎想些什么。她可比我爸妈年纪还大呢!”李祁峰敲了她的头一下。

    “你怎么知道她想干什么!你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儿!”刘小舟反驳道。

    “你说得越来越怪了,这跟我长什么样又有什么关系?”李祁峰摇摇头,心道,这家伙没救了。

    想了想他又说:“那你还想不想要她的投资?”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骗子,就算她是真心实意要拿钱出来,看她那样儿也拿不出多少。哼!”

    刘小舟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反正她就是不高兴,多少钱都不高兴!

    “别闹了,就算不要她的投资,也不能得罪客户,口碑是很重要的。还有,我得去帮她看看猫。”李祁峰说完就出了教室。

    “看猫?”刘小舟疑惑地皱皱眉。

    李祁峰走到井江露面前,问:“井大姐,没带蕾姆来吗?我想先看看它再说。”

    “带来了。不是老赵说你养了条大狗嘛,我怕吓到蕾姆,给它放外面了。”井江露说着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见什么狗。

    李祁峰这才想起今年王雪琴来接了妖妖出去散步的事。

    “啊,是有的,今天被带出去玩了。对了,小舟你打个电话给你妈妈,让她晚点再送妖妖回来。”

    刘小舟愣了一下,最近和李祁峰朝夕相处,两人似乎都没有叫过对方的名字。

    现在被李祁峰叫了小名,她有点懵,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她说不上来。

    就好像既有点高兴,又非常地别扭。

    “小舟,听到我说话没有?”李祁峰再唤了她一遍。

    刘小舟这才回过神来,答应着到一旁打电话。

    井江露出去了不久,便又拎着一只笼子进来,一只蓝灰色的英短缩在笼子的角落,戒备地望着周围。

    李祁峰蹲下来观察了一会儿,问:“你能把它抱出来吗?不过不要勉强,它现在心情很不好。”

    井江露点点头,小心地打开笼子,呼唤它,引它出来。

    可能是蕾姆来到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有着犬类气味的地方,它非常地不安,无论井江露怎么逗弄它,它只缩作一团,不肯出来。

    嘴角一动一动地,发出不高兴的声音,就连爪子也露出来了。

    李祁峰见状,便说:“看来暂时还是不要勉强它出来的好,你陪着它,我去做点吃的给它。”

    在当作临时厨房的教室里,李祁峰对着冰箱叹了口气。

    随后而来的刘小舟问:“怎么了?杨,杨……你不擅长猫饭吗?”

    刘小舟想叫他的名字,却不知怎的,始终开不了口。

    李祁峰摇摇头,说:“在家的时候也做过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我只是不太擅长应付猫而已。”

    “你看起来很懂,不觉得不擅长呀。”刘小舟摸摸下巴说。

    李祁峰长出一口气,说:“我小时候有一次被猫欺负得很惨,所以有点阴影罢了。再说了,好歹我在大学也读过几年兽医。”

    刘小舟点点头,看他从冰箱里取出了一条鱼和一个鸡蛋,她便习惯性地闭上嘴,站到一旁。

    李祁峰看着鱼,伤心地自言自语:“这本来是我的菜,算了,你开心就好。”

    刘小舟在一旁听得暗暗好笑:不就是一条鲣鱼,至于那么难过吗?

    李祁峰用刀削去鱼头周围的硬皮,刮净鱼鳞,剪去鱼鳍,手腕翻转间,就麻利地将鱼头卸了下来。

    他将鱼的腹部刨开,取出内脏,用刀尖将鱼中骨上的血刮除干净,再用流水清洗。

    然后,他从鱼的背部下刀,抓住鱼尾,把鱼拎了起来,一气呵成,将鱼切开。

    不一会儿,完整的鲣鱼被分成了三片。

    “看起来好厉害。”

    井江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教室里,她怀里的蕾姆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李祁峰的手,时不时还舔舔嘴唇。

    “嘘!”刘小舟示意她噤声。

    井江露赶紧闭上嘴,和刘小舟并排站着。

    看着李祁峰料理,就像在看一档画风极好的美食节目一般。

    只见他优雅有序地处理着食材,食物在他手中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努力地释放着自己最诱人的一面。

    挑出了鱼骨后,李祁峰将鱼肉颜色较深的部分切下来,又将鱼皮和鱼肉分开,鱼肉分别切成丁,鱼皮切成小块。

    随后,他往盛放着鱼肉的碗里打了一个鸡蛋,搅拌均匀,上蒸锅蒸熟。

    取出来的那一瞬间,香气四溢,简单的蒸制却将食材本身固有的香味激发。

    连处在戒备状态下的蕾姆都忍不住,发出“喵喵”的叫声。

    看着蕾姆在试探过后,大口大口地吃着猫饭,井江露热泪盈眶。

    “谢谢,它就像我的孙子一样,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恩人!”

    “言重了,井大姐。”李祁峰摇摇头,“蕾姆它没病,只是怀孕了而已。”

    “啊?!”井江露大张这嘴,难以置信地重复道:“怀孕了,它竟怀孕了?”

    “它有点营养不良还特别敏感,为防止意外,过几天最好还是带它去看医生吧。看它现在的状态,再过两个星期,拍个片就知道会有几只小猫崽啦。”李祁峰看蕾姆吃得香,他心情也大好。

    “嗯嗯,蕾姆……”井江露这回真成泪人了,但李祁峰和刘小舟都知道,她那是喜极而泣。

    之后,井江露才说,开始说投资他们,只不过是想让李祁峰给猫看病随口说的。

    但现在她承诺会拿出五十万来投资李祁峰的项目,她相信这个救了她猫命的年轻人。

    五十万虽然有点少,但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刘小舟高兴得走路都是雀跃的,李祁峰为了接妖妖,也同她一道回家。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原来是有人听说了他们要改造旧学校的事,就来“讨说法”了。

    李祁峰冷眼旁观:这生意还没做,钱也没到账,这些人消息好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