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颜佚名 - 分卷阅读28 穿到自由地独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打算虐哈女主  晚上叶清虹回到家里,屋子空空的没有人,林婶去了乌木春巡查那里开的五家糕点店,晓湘在学校只周末才回来。

    林婶年龄大了,看到叶清虹做得有声有色也就不怎么管昂州城的生意,也怕她太累了,就时常回去乌木春照看,一来帮帮赵瑞阳,怕有什么疏漏,把一些叶清虹的意思传过去。二来自己看着,叶清虹更放心些,也是减轻了她的负担。

    叶清虹走进书房,把今天才收到的赵瑞阳从乌木春寄过来的报表拿出来细看,虽说赵瑞阳不是一个好的商人,却是一个好下属,胜在听话,这两三年跟着她们也学了不少,事也能办得漂亮了。

    如今她到昂州城来了,正是扩张时期,她可不希望后院起火,以稳为主。的确来昂州城的这一年,首先从资金上给了她大力的支持,从一来开的高级糕点店,到现在她想经营多样化筹备了半年多终于开出的茶水食肆,但是扩张太过迅速了,资金上早已很紧。

    还好之前没有什么负债,最后也是用之前开的高级糕点店的店铺在银行做抵押才贷出款来做了茶水食肆的装潢,保证了开张运营。看来脚步要停一停了。来昂州城才一年就开了两家,难免会引人侧目,恐怕会有麻烦,叶清虹有些懊恼自己的急子了。

    随手把没看完的报表往桌上一扔,揉着自己的太阳,最近可能忙了些,老是头痛,于是闭目安神。坐了没多久,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晓湘,听到晓湘的声音叶清虹顿时觉得头也没那么痛了。

    晓湘知道妈妈去乌木春了,家里就叶清虹一个人特意打了电话回来,在电话里唧唧呱呱的讲了一大堆学校的趣事,听得叶清虹笑声不断,两人讲了半个多小时才挂了。叶清虹快乐的开始继续看报表了。

    晓湘刚挂了电话,室友就好奇的问:“晓湘,你刚才给谁打的啊?不会又是你那个叶姐吧?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经常都过来看你哦。”

    “你不要胡说,她就是我姐!”晓湘有些气恼的说,“我们看她人长得还不错,对你又好,你可以考虑哈哦。再说她本来就是你们家请的小工,哈哈哈。”室友这么刻薄的说,仿佛刺激了晓湘。

    “你说话不要这样,老家的那几家店都是她张罗着开的,现在还开到昂州城来了,不是我们家的小工,是合伙人!叶姐很能干的!”

    “哼,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癞蛤蟆想吃天鹅了。晓湘,你太单纯了,我们一看就知道她对你有意思,你自己注意点。”室友很笃定的说。“她也不看看自己书没读过几天,就想找你这么个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男人,太痴心妄想了。”

    “好了,不要这么说她,这么几年,我们家要是没她肯定很难的。再说她从来都没做过什么不规矩的事,连我的卧室都没进过,是个正人君子。”晓湘知道室友对自己好心,但更知道他对叶清虹有偏见,毕竟都是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室友见他恼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晓湘的脑海里突然想起这三年,叶清虹来看他的情景。叶清虹第一次过来看他是在家里开了三家店之后,那个时候晓湘都在昂州城读书半年多了。

    晓湘没想到叶清虹会来看他,很是意外,还给他带了很多好吃的,说是挣了钱带自己去昂州城高档的商场买衣服。晓湘不肯去,叶清虹说他在外面读书不比家里,要多注意。衣服是买了,可自己都没怎么穿,基本压箱底了。

    后来就是和妈妈一起来看的,家里的店都开到了四家、五家,家中的状况越来越好,给自己的钱也越来越多,不过叶清虹也再也没有单独带自己去买衣服,都是妈妈一起的。

    一年前叶清虹又把店开到了昂州城,这真的令自己很意外,没想到她是如此的长袖善舞,每一步都做得如此自然、低调,但是放眼看去又是如此的让人震惊。

    尤其是叶清虹最近开的茶水食肆,连他这个学画的人看着都惭愧了,一步一景的装饰。妈妈对她从依靠到信服,到处处以她为重。

    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和叶清虹的相处却变得别扭了。只要和她呆在同一个空间就会不自在,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就在自己面前被放大、缓慢,占据他整个的视野,强迫塞到脑海里。

    晓湘变得不爱回家,回家了也下意识的想躲着叶清虹,而叶清虹好像也意识到了,尽量保持着距离。只有离开了一定的距离,晓湘才觉得轻松些。

    几天后,林婶从乌木春回来了,晓湘也从学校回来,三个人终于聚到一起吃饭了。饭桌上林婶和叶清虹谈着店子里的事,晓湘听得直撇嘴:“吃饭呢,有什么你们到店里谈嘛,难得聚一起。母舅、文秀他们怎么样啊?去看他们没有?”林婶斜了晓湘一眼,这孩子。

    “好好好,我们以后再说,林婶,你就说说吧,好久没见他们了怪想的。”“还能怎么样,你王姨还不是那么忙,带的礼物也直接放到她宿舍门卫那里,人都没见,又出差了。文秀那边倒是有点事。”

    林婶停下筷子,起身从带回来的包包里面拿出一张单子,“妈,什么啊?”晓湘伸着脖子看。

    “是小西,乌木春的学校没法呆了,不知道谁家的小孩在学校里说张清月是坏人,小西天天哭着回来,学也不秀想把小西弄出来读书。这是小西的生辰,还有张家父母也想把小西送出来,在昂州城有认识的人,上面有那人的地址。张家礼物都带来了。”

    “张家不是怕文秀把小西拐走了吗?对文秀又打又骂的。”

    “现在女儿都没了,就指着文秀和小西了,这两个就是他们的亲人。之前拿文秀出气,也是弄得文秀心寒了,都没带小西过去,把那老俩口吓坏了,现在加倍的对文秀好呢。人都老了,能折腾起什么啊。如今对小西的事却是一致的上心。”林婶耐心的给晓湘解释,继而又把单子给了叶清虹,“小叶,你看看。”

    “这个认识的人是哪的啊?住琴园里面?晓湘,你看看,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晓湘看了看,摇摇头,琴园?忽然想起自己一个室友的姐姐是在琴园读书。

    “我打电话问问,寝室里可能有人知道。”“那好,先搞清楚再说。”三个人继续聊着,有说不完的话。吃完了,晓湘开始收拾,叶清虹也起来帮忙,晓湘连忙阻止,匆匆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叶清虹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捏成拳,晓湘是在躲自己吗?每次去学校看他,总是呆不了多久就说要去上课,叶清虹怕他烦,更怕打扰他读书,就去得少了。可是晓湘连回家的时候也比以前少了,林婶在家还好,不在的话,晓湘也不回来。叶清虹心里很乱,不想往下想。

    林婶看在眼里,很是无奈,叶清虹的心意,她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对于叶清虹她是没什么意见的,知知底的,人也规矩,这几年看来很是有能力的一个人,自己也满意。

    可是还得看儿子怎么想,于私心来说,儿子还在读书,可以再看几年,或许能找到更好的。林婶抱着这种想法,于是也不去点破,反正都还年轻,不急于一时。

    晓湘打电话问了室友,室友直接打电话给了自己在琴园读书的姐姐,的确有这个人,还是行政上的一个小官,的确是管一些学籍上的,不过是管附属小学的。晓湘把话传给了叶清虹,叶清虹和林婶商量了一下,确定了周末由叶清虹把礼物带到。

    晚上,叶清虹在换衣服的时候,伸手了衣服口袋,里面有张纸条,是那天她打听的做琴师傅的作坊地址,她看着纸条出了会神,估计那个男人不会听自己的用古木做琴,自己偏要做一把出来让他看看。

    叶清虹恶作剧的笑笑,打了个电话到作坊,说明要求。作坊里的人也很奇怪,说是没有这样先例的,最后还换了个苍老的声音来劝说她。不过叶清虹坚持,定了时间、价钱,因为怕做的不好坏了名声,价钱没收高,但是要求刻作坊的名字。叶清虹同意了,要求刻“现世静好”四个字在上面。

    晓湘来到林婶的卧室,端了糖水进来:“妈,喝点我熬的糖水,我熬了半天了。”晓湘自己先揭开盖喝了一口,“不错啊。”“你是给我喝,还是你自己喝啊?!”林婶装作生气不喝了,晓湘不依了,非要林婶喝。

    “你啊,什么时候长大点哦,还象个孩子。对了,你都读书三年了,有没有看着不错女孩子啊?”林婶提了一句,“没有,有的我都没看上。”晓湘也很直接。

    “跟妈说说,具体什么样的?”“哎呀,没有了,都那样。我最近都很忙,画都没画完,最近要出去采风呢,我要准备。”林婶显然对晓湘的回答不满意还想问。

    晓湘连忙堵自己妈妈的嘴:“这次采风可重要了,要交作品,作品画院里还要评选的。”晓湘开始扯了,林婶看他实在不想说也就不再问了。

    “对了,你这糖水有没有给你叶姐端过去啊,我看她最近气色不大好,忙那个茶水食肆的确太辛苦了。”“没有呢,正说端过去呢。”

    “那你去端吧,然后早点睡,也让你叶姐早点睡,别累出病了。”

    晓湘立刻去厨房端了一碗送到叶清虹的房间,叶清虹看是晓湘连忙让进去。晓湘把糖水递到她手上,叶清虹喝了一口:“嗯,好喝!晓湘的手艺越来越好,你喝了没?”

    “我自己留了的,好喝就快喝吧。”叶清虹愣了愣,晓湘就站在面前,连忙把手里的糖水一气喝完,晓湘接过碗,转身就出去,回头说了句:“我妈说,你要多注意休息。”

    “是不是林婶让你端糖水过来的?”“嗯,”晓湘走到门口,拉了门出去。叶清虹喝进去的糖水仿佛变得苦了,嘴里涩涩的,头也痛起来。

    本来还想看看林婶带回来的每个店的经营状况汇报,本没心情看了。索去洗漱,等收拾好出来,正好在走廊碰到晓湘,晓湘下意识的闪到一边。

    叶清虹看到他这样什么都没说,心脏一阵紧缩,难受得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头象是被猛敲了一,轰轰乱响,默默的也让到一边回了卧室。一进卧室,叶清虹手中的帕子掉在地上,她也没管,直直的把自己摔到了床上。

    三年后的人在线阅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