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颜佚名 - 分卷阅读27 穿到自由地独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爱情要开始了,哈哈哈  一栋三层高的小楼掩映在绿树之中,有悠扬的琴声从每个小窗户里传出来,这是琴园里面四处散落的琴房之一。

    每一栋看起来都象一个小别墅一样,致小巧,从外表看并不张扬,可是里面不管是装饰还是琴具,隔音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当然在这里面弹琴的也是各地英,最好的音乐人才。

    微风轻轻的吹过,琴声飘散到四处,渐渐的溶入暮色中,歇了。只有一间琴房还有低低的、曲折的乐声传出,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子,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深蓝色的休闲长裤,白底几何花纹的毛衣,刚洗过的短发,还没有干透,干净而利落。

    她走到楼旁听到传出的乐声,嘴角弯成了好看的弧形,加快了脚步,进到楼里,推开二楼的一间进去。

    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子站在窗前转过头,停下来:“才回来啊?”“早完了,我去洗澡了,免得你说我臭啊。”女子笑嘻嘻的坐到钢琴面前,看了窗前的男子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开始了。

    一曲《仙境》,幽深而婉转,两个人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对方。一曲终了,女子起身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听说才开张没多久,但是很不错的。”

    “那么不错的地方,肯定人很多的,我不喜欢太吵闹。”“没事,那里只接受预定,我前天就定了,他们去过的都说环境特别好。我知道你怕吵,吵的地方我就不带你去了。”

    女子合上钢琴盖子,再把男子的琴盒打开,男子过来细细的放进去。“既然你说好那肯定是好的,我们去吧。”男子笑起来很是动人。

    两人把东西放好,关上琴房的门就直接来到琴园停车场,女子取了车,开车直奔预定的地方。

    目的地是城里新开的一家茶水食肆,二人下车时,夜色已经垂下,虽然女子说这家店生意很好,只看到门前停了车,没有一点喧闹。

    透过玻璃窗,在窗帘装饰上没有象惯常的装饰那样用流苏,用的是整幅带浮雕花纹的纯色窗帘反而显得简洁飘逸了。长长的纱质窗帘让里面若隐若现,让人更想一探究竟。

    进到里面后,女子对迎上来的侍者报了名字。男子看到里面更是让人吃惊,是个院子的布局,完全打破了以前对这类地方的映象,原来玻璃窗后是个类似天井的地方,有树、有假山、有小小的流水,还有很轻柔的琴声,伴着流水传来。

    男子有些愣了,拉了拉旁边的女子:“云空,这里就是你说的地方吗?吃饭还是做什么啊?”

    “当然吃饭了啊,不过这边的茶水、糕点也很,我朋友请我来过这里一次,所以我就想带你来。宝文,你喜欢吗?”“可是这里看起来都不象是吃饭的地方。”

    “进去就知道了。”云空拉着宝文的手,跟在侍者的后面,过了天井,迈进高高的门槛,里面才到了大堂。

    里面的装饰很是素雅,除了书画花草,还有家具做装饰,这是宝文没见过的,觉得怪怪的,尤其是正中还有一个石缸,里面有两尾金鱼,一株睡莲,那个石缸就是一幅画。宝文的眼睛都不够看了,明明这里东西不多啊,奇怪的组合,可又那么奇妙,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幅画,灵动又自然。

    云空带着宝文坐下,里面除了有食谱还有糕点和各式的糖水。宝文看了看很多都是些新鲜的,也不知道吃什么就索让云空点了,自己专心看这里的装饰。

    没有上菜倒上了两碟的点心,侍者给他们倒了茶水,那茶水是淡淡的黄绿色,还带有菊花香,就着点心倒还清爽。

    宝文吃了两块点心还想吃,云空不让他吃了,说是还要吃饭呢,要留点肚子。菜上来了,香味扑鼻,让人食指大动。两人正吃着,突然云空放下筷子,走过去跟人打招呼,原来是他们乐园的老师。

    等云空回来,“那人是谁啊?好像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吧,我见过。”“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周雅汀,汀芷画院院长的独子,我们琴园的才子老师。”

    “我就是说嘛,那么眼熟,他怎么也来了啊?”“吃饭啊,他那么讲究的人也来这里,我看这里肯定要火了。我们琴园男老师就那么几个,你居然只眼熟,我看你啊,真该多出来走走,不然什么都不知道,别人要笑你的。况且学琴也不能一个人学,要多和切磋才行......”云空一说到这里又开始滔滔不绝了。

    “知道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会尽力的。”他忍不住打断了。

    宝文从小喜静,不怎么和人交往,这是云空最担心的,怕他变得孤僻。宝文自己也知道,以前自己一个人还没什么,如今有了云空,自己的这个毛病一定得改改,不然以后怎么帮云空啊。

    总之为了云空,什么他都愿意去做,再说这也是云空关心他啊,为自己着想呢,宝文心里很甜。听见他这么说,云空心里终于放心了些,还怕他有排斥心理呢,连忙夹了菜到他碗里。

    周雅汀直接进了包厢,坐在软椅上,喝着侍者特意给他准备的玫瑰水果茶。周雅汀今年27了,但是保养得宜,衣着得体,深色的高领薄衫,玉色的外套,没有花纹,把一头长发用一簪子束起来,干净神。

    静静的坐在位置上等人。几分钟的样子,从外面进来一个女子,怀里抱着一张琴,“不好意思,周老师,我来晚了,对不起啊。”

    “不是,是我来早了,已经改好了吗?”周雅汀没有和来人过多的寒暄,直接进入正题,女人见周雅汀问,连忙把琴放到桌上,打开给周雅汀看。

    旁边的侍者上来给她倒了菊花水,女人也口渴了,端起一气喝完。周雅汀只顾细细的看琴,上下看了一遍,又放好,自己坐正了用手抚了抚琴弦,凝神听着并不动。

    女人有些紧张,这张琴她师傅可是都改了好多遍了,不会又要改吧。半晌,周雅汀方说:“应该差不多了吧,回去替我谢谢你师傅,改天我亲自上门去道谢。”

    “不用了,只要周老师满意就好。”“你还没吃饭吧?”“哦,没有,也不怎么饿。”

    “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些,或者用用茶水,我已经吃过了,就不陪你了。”周雅汀难得露出笑容,女人竟然看得有些移不开眼睛了,直到侍者到她跟前说“请”才回过神来,道了谢跟着侍者出去了。

    周雅汀复又坐下,手盖在琴弦上,有些呆了。果然照那人说的,这琴改得好多了。只是那人是谁,她也懂乐器?

    突然周雅汀灵光一闪,这里不是接受预定吗,那么到这里的客人应该都有留名的,不如问问。周雅汀转身叫过侍者,找来领班,细细的打听上周五晚上有没有一个个子中等的年轻女子,把衣着相貌形容了,尤其是额头上有一道不明显的伤痕。

    领班回忆了半响,来这里的人不多,她基本都有映象,可这位她就觉得有这么个人,还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只好很抱歉的说:“不记得了,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那天她碰到了我的琴,我想谢谢她。”周雅汀挥挥手让领班下去了。

    领班出了包厢还在想呢,“我怎么觉得有这人,就想不起了啊。”“额头上有疤,我们老板的额头上不是就有疤吗?!”侍者在一边了一句。

    “对啊,我就说嘛,那么熟。不过那男人说什么碰了他的琴,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去给老板打个电话去,别真的有什么事就麻烦了。”

    领班一溜烟去了总台打电话,在电话里报告了,还细细说了包厢里周雅汀的样貌,可惜,老板只“哦”了一声,说没事,不用紧张。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领班也就没再放心上。

    周雅汀喝着茶,拿出随身带的本子笔,翻开自己的设计图,左看看右看看,又画了几笔,改了又擦,擦了又改的。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已经很不错了,不用改了。”周雅汀回头一看,就是那天给他说怎么改的女人,那人正落落大方的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哦,领班跟我说有人想找人,我过来一看原来是你。”“领班知道我要找的人是你,她怎么不跟我说?”

    “她不知道,只是跟我报告了这件事希望我能帮到你,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叫叶清虹。”叶清虹微微一笑。

    “你是找我吗?”周雅汀点点头,他没想到自己要找的人居然是个商人,不免有些失望。“琴做好了,我想让你帮我看看。”但人已经来了,他也就直接说了。

    叶清虹伸手拨了拨琴弦,“还可以,手工不错。用的什么木头?”“用的梧桐。”“新木头吧?”“那是肯定啊,是老师傅亲手制的。”

    “其实用老木头更好,尤其是有点历史的更好,这样音色会更有韵味,更久远。”“有这种说法吗?”周雅汀有些不信,也没想到叶清虹提出来的关于木头的。

    “你可以试试啊。”叶清虹笑了笑,“周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哦,没有了,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周雅汀有些不屑了。

    叶清虹转身出门,吩咐侍者送过来两碟糕点。糕点端上来时,周雅汀还在弄他的琴,头也没抬,“我没点糕点。”“这是我们老板送您的,是我们老板自己做的。”侍者回答。

    周雅汀这才抬起头:“你们老板是糕点师傅吗?也做这些。”“不是,我们有专门的糕点师傅做,老板都是自己家里要吃才做,她做的都不拿出来买,只拿回家去。”侍者解释,周雅汀有了些兴趣。

    吃了一块,口味很淡,不怎么甜,还能吃出里面坚果的味道,很是纯净。连吃了几块也不觉得腻,索吃完了一碟,肚子都有些撑了。看着那剩下的一碟,周雅汀有些犯难了,不吃又舍不得,吃又吃不下,最后决定打包,走的时候带走。

    周雅汀在包厢里继续摆弄了一阵,也就付了钱离开了。叶清虹看着离开的周雅汀,手里拿着一张纸片,那是她让侍者去问的那个吃饭女子的电话、姓名,当然还有她师傅的名字和他们作坊的地址。叶清虹翻动了一阵手中的纸片,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也就去总台看今天的经营情况去了。

    白驹过隙在线阅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